x

我的祖国叫中国!我的家乡叫新疆!

2019-09-05 12:03:11

 新疆从来不是“东突厥斯坦”

准确称谓是最基本的交往常识和对别人的尊重,否则难免产生误会和麻烦。还记得,在读大学时,班里只有我和一个女生两名维吾尔族学生。有一次老师点名,无意中直接叫了她的父名,全班同学顿时哄堂大笑,老师显得有点尴尬。此后,每次有人叫错名字,我都会立即婉言予以纠正。久而久之,同学们都记住了我的名字,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可见,名称对一个人如此重要,更何况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呢?更何况这背后还藏着深深的恶意呢?

对于新疆而言,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总有一些人将新疆称为“东突厥斯坦”,将维吾尔族说成“突厥民族”,这其中有的人可能是缺乏基本历史常识,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但也有的人是深藏险恶用心,故意混淆视听、图谋不轨,需要我们及时反驳和澄清。

1.历史上从不存在所谓“东突厥斯坦”的地区和地名。

公元前60年,西汉政府在新疆设立西域都护府实行统一管理,新疆成为伟大祖国的组成部分。自此直到清末,包括新疆天山南北的广大地区被统称为西域,意为祖国西部的疆域。历代中央政权始终把西域视为故土,行使着对新疆地区的管辖权。驱逐阿古柏匪帮后,为了纪念收复失地,中央政府统一使用新疆之名,意为“故土新归”。新中国成立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为祖国这片疆域唯一合法的名称。这是对历史传统和少数民族政治权利的尊重和保护。我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把新疆称为“东突厥斯坦”,西域和新疆是中央政府规定认可的政治地理和行政区划名称。反观“东突厥斯坦”这荒唐的伪概念,纯粹是列强及其帮手炮制出来的。18世纪至19世纪上半叶,随着西方对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各种语言的划分,俄国和欧洲一些学者和作家频繁使用“突厥斯坦”指代天山以南到阿富汗北部,大体包括新疆南部到中亚的地域,并且习惯以帕米尔高原为界,将这一地理区域分为“西突厥斯坦”和“东突厥斯坦”。19世纪后半期,俄国人将被其吞并的中亚地区命名为“俄属突厥斯坦”或“突厥斯坦”。19世纪末20世纪初,“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错误思潮传入以后,境内外分裂势力将这个地理名词政治化,并将其内涵扩大化,使其成为肢解中国、谋求新疆“独立”的政治工具和行动纲领。

我们脚下的这块热土从来不是也不叫“东突厥斯坦”,将新疆称“东突厥斯坦”,与历史和现实格格不入。“名从主人”是最简单的道理,祖国的这片领土只能称之为新疆。

2.所谓“东突厥斯坦”是“三股势力”实施分裂破坏活动的工具。

20世纪初期起,境内外“三股势力”从历史的垃圾堆里重新捡起“东突厥斯坦”概念,以“双泛”思想为基础,歪曲事实和杜撰历史,编造一套所谓的“东突厥斯坦”论调,鼓噪所有使用突厥语族语言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起来,组成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国”,公然宣传民族歧视、分裂主义和暴力恐怖。稍有历史常识的人就应该明白,所谓“东突厥斯坦”论调是他们用来掩盖罪行、招兵买马的工具,实施暴力恐怖是主要手段,破坏民族团结和分裂祖国是最终目的。

在上学期间,我所在的学校有很多来自土耳其和中亚国家的留学生,2015年我有机会参加了全国青联组织的土库曼斯坦青年代表团迎接活动,与这些土耳其和中亚国家的青年交流相处中我发现,无论在饮食习惯,还是语言文化,维吾尔族和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差异。他们对维吾尔族的认识也很有限,更没有感到“三股势力”臆造的所谓“突厥民族的兄弟情义”。可见,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和“突厥民族”只不过是“三股势力”用来蛊惑人心的说辞而已。

3.“东突厥斯坦”是对全疆各族人民历史贡献的否定。

历史上,维吾尔族先民回纥早期受突厥统治,并在唐朝军队的支持下,起兵反抗摆脱奴役,两者是被奴役和奴役的关系。现在的土耳其人也是西迁的部分突厥语族部落融入当地诸族后形成的。维吾尔人不是突厥人的后裔,更与土耳其没有关系。将维吾尔族称为“突厥人”、将新疆称为“东突厥斯坦”隐藏的是“三股势力”妄图让维吾尔族“认敌为亲”、“认贼作父”,走向不归之路的险恶用心。新疆地区既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园,更是中华民族共同家园的组成部分。从古至今,新疆是多民族、多宗教、多种文化并存的地方。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在这里共处,交往交流交融,共同开发我们的家园。“东突厥斯坦”这个谬称完全否定了各族群众对新疆发展作出的历史贡献和基本生存权利。如果这不是对全疆各族人民和历史的背叛和侮辱,那又是什么呢?

相关推荐
奇闻异事
最新涨姿势